2016-08-18 睡美人沙螺洞

作者:劉勵超  地政總署前署長 及 現任香港鄉郊基金董事

Rapeseed fields in Sha Lo Tung in Feb 2016 2016年2月沙螺洞的油菜花田
Rapeseed fields in Sha Lo Tung in Feb 2016
2016年2月沙螺洞的油菜花田
油菜花在內地很常見,開花季節常吸引不少香港旅遊人士和愛好攝影者。年初沙螺洞出現「本土」油菜花,所謂「花海」奇景,頓時令平日冷清的沙螺洞成為旅遊及攝影熱點,但花落之後,很快又被大眾遺忘。當日以花海作賣點企圖吸引港人(其實目標是政府)關注該地前途的村民,今天可能要借助現時最潮的手機捉精靈遊戲,才能再次吸引傳媒報道沙螺洞和背後的鄉郊發展問題。
沙螺洞現存張屋及李屋兩條原居民村,本來跟新界大部分村落一樣,歷代以務農為生。至上世紀中香港經濟起飛,農業衰落,眾多村民棄耕離鄉謀生。有地產商看準時機,以原地建新屋安置村民為條件之一,成功收購了該處大部分土地,向城規會申請發展別墅式豪宅及高球場。豈料原來的稻田在大自然照顧下,逐漸演變為孕育多元生物的濕地,但同時亦被越野車迷利用作賽場,而富有本土特色的村屋則淪為野戰遊戲場所,破壞了自然環境和傳統文物。
經保育團體極力爭取,沙螺洞始被規劃成自然保育區。發展商為免見財化水,數十年來不斷改變計劃發展模式向城規會闖關,但每次均無功而還。久候新屋多時的村民自然鼓噪,據聞村民之間更涉及利益糾紛,令問題更加複雜。賞心悅目的油菜花海,與荒廢村屋牆上反映村民焦躁抗議和強烈要求的橫額,形成極不和諧的場面,也令人懷疑復耕油菜花是否一種手段,爭取城規會先把保育區還原作農地,進而重新申請發展建屋。
無論種油菜花的葫蘆裏賣什麼藥,沙螺洞的各方持份者都是一個僵局的輸家,發展商圓不了發財夢,村民賣了地,新房子卻遙不可及,保育團體終日要步步為營,監察地方以防有人「先破壞,後建設」,政府則被視為對自然保育口惠而實不至。
原址保育換地發展
其實破局共贏的方法不是沒有,問題是政府的立場而已。早於2004年,政府發表《新的自然保育政策》,認定12個須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中,沙螺洞排名第二。政府就這些地點容許公私營界別合作,包括「考慮涉及非原址換地發展」,但其後沙螺洞發展商與政府探討的公私營合作計劃,後果卻與保育目的背道而馳。保育團體主動聯絡發展商磋商後,雙方終於達成共識,2011年保育團體「香港鄉郊基金」致函當時的曾特首,根據政府政策的原則,詳細建議發展商交出沙螺洞土地作郊野公園,換取政府於大埔區內批地、發展需求殷切的私營骨灰龕及為村民建新屋。
可惜5年下來,這個一舉多得、官商民三方共贏的方案,在流水般的官員、鐵板般的衙門中,毫無寸進。涉及的多個政策局及部門都表示問題不在他們,但又沒有明言問題誰屬,「香港鄉郊基金」只好在本月初上書梁特首及三位有關局長,籲請政府跟進基金的建議。
沙螺洞跟另一原居民村荔枝窩本都是沉睡了半世紀的娥眉姊妹,後者在村民、保育團體和政府三方合作下,近年已甦醒過來,日見活潑可愛。反過來,沙螺洞沉睡數十年期間,容顏卻持續遭受人為損害,只怕白馬王子遲來的深情一吻,也難令沙螺洞回復昔日迷人的自然美。嚷着本土主義口號的熱血鬥士們,可願為拯救本土紅顏出分力?

作者為香港鄉郊基金董事,文章部分內容僅為個人意見。

 (原文刊登在2016年8月18日 「信報」天圓地方)